□晨報記者 張谷微
  一串崖柏手串,今年年初還鮮有人關註,如今從百元飆漲至幾千元,“極品”手把件已賣到幾十萬元; 崖柏根雕已經開始“論斤賣”,半年裡每斤價格翻番……近幾個月來,崖柏價格升值幾近瘋狂,在紅木原木市場崖柏也遭到瘋搶。
  記者連續多日走訪古玩市場、紅木收藏投資人士及商家後瞭解到,不同品相的崖柏,價格相差最高可達幾十倍。對於崖柏這隻“概念股”究竟能夠維持多久,行家也表示很難說。
  上海市收藏協會會長吳少華認為,目前崖柏的存世量還不可知,所以現在要判斷其收藏價值和未來行情為時過早。與此同時,“崖柏熱”所引起的對崖柏原木的大量砍伐,再一次讓人對大自然的生態環境產生擔憂,海南黃花梨等名木今天會不會是崖柏的明天?
  [現 象]
  今年三四月開始流行並迅速走紅
  最近幾個月,崖柏成了古玩收藏界“新貴”。某網店在售的一款“太行崖柏陳化紅瘤滿花手串”,12粒珠子,標價2500元。從銷售記錄看,30天內交易成功31筆,11月1日當天就成交8串。此外,一款“天然崖柏滿瘤花雀眼手把件”被稱為“極品”,店家標價10萬元。
  從一些商家銷售崖柏時所做的介紹來看,崖柏被認為是一種藥材,有疏通經絡、調整氣血作用,很適合老人、電腦族、白領佩戴。
  許先生在福州路古玩城內開店,前幾日剛賣出一串“太行陳化料滿瘤花手釧”,2萬元成交,“這種品相的非常少,我也只有那一條。”他給記者那個手串的照片,圖上顯示的崖柏手串上,每個珠子錶面都佈滿了一種相似的花紋,且很密。
  據業內人士顧文豪介紹,崖柏是今年三四月份開始逐漸在古玩收藏界流行,並迅速走紅。以前很少有人關註崖柏,崖柏手串也很少,更沒有人去研究它的品相,一串崖柏手串在今年3月前差不多只賣幾十元、幾百元,現在已經漲到幾千元,甚至上萬元。
  同樣,以前崖柏根雕也沒有行情,但從今年三四月份開始,崖柏根雕出現“論斤賣”的現象,最初是1000元/斤,現在已經漲到2000元/斤。
  記者瞭解到,在福建原木集散批發市場上,崖柏原木價格在今年年中時達到最高峰,若開出來是滿雀眼的原料,售價可達2000元—3000元/斤,這個價格甚至已經超過了小葉紫檀,最極品的小葉紫檀原木也就2000元/斤。
  不同崖柏價格相差最高達幾十倍
  普通的崖柏珠串便宜的也要1000多元,而一些極品崖柏珠串開價要幾萬元甚至幾十萬元,也就是說,不同品相的崖柏珠串價格可相差十倍甚至幾十倍。
  據上海市收藏協會會長吳少華介紹,從目前來看,崖柏以假亂真還很少,“因為它還沒有到全民收藏的階段,但不敢說沒有以次充好。業內大多認為太行山的崖柏比較好,不排除有商家拿其他地方品質相對較差的崖柏來冒充等級較高的。另外,崖柏都是天然形成的,但是可能有的商家,為了使崖柏根雕造型更漂亮,會通過一些手法來製造好的造型。”
  也有人說,生長在4000多米懸崖峭壁上的崖柏才是真正的崖柏。吳少華表示,崖柏的確是生長在懸崖上,經過日曬雨淋,幾百上千年的風雨洗禮才能形成,但是否一定要是4000多米以上的懸崖,目前還是眾說紛紜,沒有權威的考證。
  [追 問]
  為何突然“火”了?因量少且無法人工培育,但確有一定炒作成分
  “崖柏是一種柏科類植物,分坡柏和崖柏兩種,有些相似,但也有明顯不同。”顧文豪表示,崖柏是一種全天然植物,無法人工培育和種植,量少,具有不可再生性。尤其是生長在懸崖峭壁上的崖柏,量相對更少。同時,崖柏具有一定的藥用價值,如安神、排毒、消炎等。
  坡柏生長在坡道上的,呈嫩黃色,氣味有些沖鼻,歷經年份較短,僅100多年,油性相對較低,用玩家的話來說,“油性低的珠子,玩不出那種漂亮的皮殼和包漿。”現在市場上比較多見的,價格在千元或以內的,即為坡柏。
  而在玩家眼中真正意義上的崖柏,是淡咖啡色,俗稱“陳化料”,歷經成百上千年風吹日曬,氣味穩重,香氣聞起來很舒服。市場價格多在萬元以上。
  顧文豪認為,崖柏在今年“突然走紅”的確有一定的炒作成分存在,但與其本身的特性也有很大關係。因為崖柏很難人工培育,不可再生,而且量少,這是崖柏可以“火”起來的基礎。同時,近一兩年來,受相關保護條文的影響,大紅酸枝的價格被炒得太高,紅木投資資金急於尋找新的替代品,於是一些投資者將目標轉向崖柏。
  顧文豪還特別指出,微信、微店的流行、推廣,對崖柏的走紅也有不容忽視的推動作用。
  還能“火”多久?瘋狂程度已超印尼血龍木、紫檀柳,維持多久很難說
  “崖柏突然‘火’起來,裡面或許有炒作成分。”上海市收藏協會青年委員會委員、尊木藝術館館長助理謝鑫表示,在紅木投資、收藏市場,除了小葉紫檀、黃花梨、檀香、沉香等長盛不衰外,每年都有“概念股”,從幾年前的印尼血龍木,到後來的金絲楠,再到紫檀柳,但是,今年崖柏的瘋狂程度已經超過前幾年的那些。
  現在,在福建,一串比較好的崖柏手串賣七八千元很正常。隨著崖柏的走俏,做崖柏生意的人也越來越多。在福建原木批發集散市場,也出現了哄搶崖柏原木的場景。“原本,古玩市場里賣崖柏的商戶很少,但是現在,只要是賣珠串的,基本上都有在賣崖柏。就連原來賣傳統名貴木材的人也賣崖柏了。”謝鑫說。
  “崖柏的概念,今年玩得很好。”謝鑫說,崖柏的品相很獨特,比如它的多瘤的特征,很難得。簡單來說,樹要得病才能長瘤,長瘤說明瞭它有中藥成分,因此會有一定的藥用效果,且崖柏有香味。但這波“概念股”被炒得有些過頭,究竟能維持多久很難說。
  實際上,在福建當地原木集散批發市場,崖柏在年中時所到達的3000元/斤的價格,現在已經出現一點回調的苗頭,從10月份開始,人們已經不太敢以這麼高的價格去接手了,因為誰都怕會接到最後一棒。但是,在終端成品市場,對此還沒有太大的感覺。
  “對於崖柏的走紅,現在收藏界有著不同意見,有人認為崖柏是珍稀資源,而且木質紋理很好看,也有人認為就是人為炒作。”吳少華表示,單獨來看,這兩種說法都有各自的道理,但他認為,崖柏的市場價值最終還是要由兩個因素來決定,一個是崖柏的存世量,另一個是供需關係,但是目前,這兩個因素都還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若干年後,如果崖柏被大量發現,則它的市場價值必然下降,但若是存世量很少,尤其是品相好的崖柏,它就可以維持高價位甚至再往上走。“所以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
  “崖柏的走紅並不是一個偶然現象。”吳少華說,這和現在的投資收藏主體的變化有一定關係,如今的收藏、投資主體已經從原來的工薪階層向年輕化群體轉變,這個群體起點高、現代化程度高、信息量大,而且有許多事業成功人士,他們對傳統文化的瞭解相對薄弱,喜歡玩新的東西,對於紅木來說,他們通常以把握材質為主,因為材質是可以鑒定的,而且他們把紅木收藏和實用結合得很密切,比如手串的興起。
  對於初入崖柏收藏、投資的人,吳少華的建議是,不要盲目跟風,要有精品意識,並且弄清楚自己的目的究竟是收藏、還是投資,如果是投資以求回報,一定要格外謹慎。
  [記者手記]
  海南黃花梨的今天會不會是崖柏的明天?
  “為了尋木,我們的足跡踏遍了整個世界。短短二三十年間,超172個國家和地區,逾50種名貴數種被列入聯合國 《瀕危野生動植物種貿易公約》。十年前,我們還能看到黃花梨原木和大板,堆積如山的大料檀香紫檀。現在它們已經一木難求。名貴木材的成長之路需要歲月風霜,有的需要至少幾百年,有的則要上千年才可成材。我們無度地砍伐,或將造成子孫後代與之無緣,無法再欣賞其變化莫測的鬼臉,深紫厚重的紋理……”這是記者採訪中,在寶山“尊木藝術館”內讀到的文字,印象深刻。
  福建是中國紅木市場一個重要的集散地,在那裡,經常看到集卡裝來一車車第一手原木。每當卡車開進市場,甚至還沒停穩,就有一大群人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過去、爬上卡車、挑選原木。那一車車的原木,有紫檀、紫檀柳,也包括崖柏,這些木頭,在哄搶者的眼裡已經不僅僅只是木頭那麼簡單,仿佛就是金錢。
  在福建原木集散批發市場,這些瘋狂搶購原木的商人還分好幾派。有“膠水幫”:他們爬上集卡、切開紫檀、滴上膠水,以確認是否為“金星紫檀”,然後扔到車下,由同伴接住,畫上記號,宣告所有權;還有“斧頭幫”,爬上卡車用斧頭砍開一小塊原木,看其花紋是否美觀。
  的確,崖柏的興起太突然,但崖柏的砍伐現在才剛剛開始,許多問題的答案或許慢慢地都會出現,如果等我們都明白了一切,到那時會否是為時已晚?並不是沒有這樣的先例。許多名木現在都已經枯竭了,比如海南黃花梨、印度小葉紫檀,這些名木的今天會不會成為崖柏的明天?
  是,沒有人知道現在究竟有多少崖柏,不過如果以這樣的速度砍下去,就算資源再多也會枯竭。對,也沒有人能確定崖柏它究竟是“概念股”還是“績優股”,但無論它是什麼“股”,這種“瘋狂”所帶給大自然生態的破壞是一樣的。
  在我所採訪的紅木市場人士、收藏人士中,也有一些並沒有涉足於這一波“崖柏熱”。在如今的收藏界,用“瘋狂”二字來形容已不為過。急躁、借收藏的名義賺一票,已經成為許多打著收藏幌子實際上做著“二道販子”的人的真實寫照。而真正的收藏家,絕不會跟風,“收藏不是賺錢。一個東西到了你手上,你只是歷史上一個短暫的保管者,你做的是一種文化傳承,用這件藏品來陶冶自己短暫的幾十年光陰。收藏不分大小、不分貴賤,只要喜歡。”  (原標題:瘋狂的崖柏:都想借收藏的名義賺一票,炒作手法層出不窮)
創作者介紹

犀利

fm14fmaw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