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2年,法國大文豪維克多·雨果發表了長篇小說《悲慘世界》,故事圍繞一名獲釋的罪犯冉阿讓展開,描寫了他尋求救贖的過程。2014年世界杯,東道主巴西在半決賽中慘遭德國戰車蹂躪,像極了主人公冉阿讓,接下來,桑巴舞者將接受世俗的壓力,默默地等待和尋求救贖。
  弱者總是容易被同情,可我沒想到這個詞會用在五星巴西身上。7:1的比分,地球人都想不到。我同情大衛·路易斯的悲傷,在賽後接受採訪時,這位巴西鐵衛流著眼淚,一邊哭一邊向支持他們的巴西球迷表達了歉意。但我不憐憫場上巴西隊的表現,巴西隊輓回顏面的進球,可以看作是德國人有意贈送的厚禮。直到最後一刻,巴西人想的還不是再打一次漂亮的進攻,右邊後衛麥孔還在用他們“傳統”的方式——禁區內假摔來騙點球。這丟球又丟人的巴西隊究竟是如何打造的?全場6萬名球迷在高呼一個人的名字:弗雷德。但其實,他們應該喊回家吃飯的人是主教練斯科拉里。正是他又一次固執地用弗雷德打了首發中鋒,直到這個在場上持續夢游的9號被換下場之後遭遇全場球迷的狂噓。
  這已經不是斯科拉里第一次神經大條了。一直以來,他的用人和戰術都飽受質疑。他首先是在決定參賽名單的過程中,固執地拒絕了卡卡、小羅等完全可能成為球隊精神領袖的老將,此外,像小盧卡斯、庫蒂尼奧等在歐洲主流聯賽中效力的實力派球員,他也沒有讓他們加入,而是抱定去年聯合會杯奪冠的原班人馬,但聯合會杯是個什麼成色,恐怕大家都心知肚明。隨著內馬爾的傷退和席爾瓦的停賽,斯科拉里可以說是手裡無糧,心中更慌。2002年世界杯,他之所以能夠帶領巴西隊捧杯,是因為當時包括法國、阿根廷、意大利在內的強隊紛紛提前出局,而且當時他的手下擁有羅納爾多、里瓦爾多、羅納爾迪尼奧這些大師級的人物。然而,到了今天,斯科拉里只能用左傾冒進主義來試圖涉險闖關,結果遭遇“木馬屠城”。好在有路易斯賽後哭吧哭吧不是罪,他的話讓我對巴西留著希望:我不會放棄,我會承擔一切,終有一天我們會讓巴西人再次高興起來。
  易邊再談德國,我不想多說,在前幾日的“亂彈”中已提過,這支德國隊是有精神的,他們的勝利是用2004年到2014年這十年時間卧薪嘗膽換來的,是用每年投資2000萬歐元打造的“天才”青訓體系鋪架而成的。“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沒想到老祖宗留給我們的訓誡竟被德國人拿來學以致用。“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德國足球新生代正向世人展示著他們的才華和霸氣,而所有人,包括中國足球,該“拿來”點什麼?我記得拜仁主席魯梅尼格接受《星期日泰晤士報》的專訪時最後一句話是這樣說的:“無論拜仁慕尼黑會作出什麼決定,在做什麼,底線始終會是‘足球,足球,還是足球’。”
  專註足球,心無旁騖,此外別無他法。
  (原標題:亂彈世界杯|悲慘世界)
創作者介紹

犀利

fm14fmaw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