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韓聰聰文閆化莊攝影
  核心提示|魏如慶以“清熱”之法治療血液病,效果到底如何?記者走訪了一些血液病患者,以期從中尋求答案。而隨著越來越多血液病患者在周口魏氏醫院得到有效治療,魏如慶有了新的想法,他要把自己探索的方法延續下去。
  再障治愈後的幸福晚年
  5月25日,淮陽縣縣城西關,71歲的阮秀梅午飯後就坐在離家門口不遠的路邊,她等的人是周口魏氏醫院院長魏如慶。不遠處的家,大門敞開,院里晾著剛洗好的衣服,一隻小狗跑進跑出,不時發出汪汪的叫聲,似在引起主人的關註。這樣平靜的生活,28年前阮秀梅是不敢想的。
  1986年春天,阮秀梅感覺身體不適,日漸消瘦,全身乏力,心悸氣短,還伴有眼底出血。當年3月初,阮秀梅住進淮陽縣醫院,被診斷為再生障礙性貧血。從3月到8月,阮秀梅在縣醫院治療,依靠輸血,從一周一次,到一周三次。住院期間,醫生和護士都建議她到省里的大醫院看看,但是考慮到經濟情況,阮秀梅放棄了。8月底,她讓兒子將她接回家,不想再治了。當時,親戚、鄰居都覺得她的病看不好了。
  在家養病期間,一個遠方親戚告訴她,可以到鄲城縣巴集鄉朱小集衛生所找魏如慶看看,聽說他是治療血液病的專家。但是阮秀梅當時就堵了回去,“大醫院都治不好,一個沒有聽說過的小診所咋能治好?”娘無心,兒有意,阮秀梅的兒子勸她去試試。看著兒子哀求的眼神,阮秀梅最終同意去見魏如慶。
  1986年9月1日,阮秀梅被兒子用車拉到朱小集衛生所。看完阮秀梅的病歷,魏如慶告訴她,治療她的病有把握。阮秀梅並不相信魏如慶所說,但是她聽從了住院的建議。從住院第一天,魏如慶就讓醫生每天為阮秀梅熬制中藥。
  阮秀梅清楚記得,住進朱小集衛生所的第一周,因失血過多,她休克,只好緊急輸血。輸血是她預料到的,在淮陽縣醫院時,每周都要輸血。一周的中藥治療,阮秀梅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發生了變化。第二周、第三周、第四周……在魏氏醫院的一個月,除了第一周輸血,接下來不輸也沒感到不適。一個月後,她自己能下床了,覺得身上也有勁兒了。
  從9月到次年春節,阮秀梅在朱小集衛生所住了整整100天,春節前,她進行抽血化驗,結果發現各項指標基本回歸正常。阮秀梅既驚又喜,她不敢相信大家都說治不好的血液病在魏如慶的“小”診所居然給穩定住了。春節,阮秀梅像往年一樣,為家裡準備豐盛的年夜飯。春節過後,阮秀梅就沒有再去找魏如慶,只是讓家人去拿了幾次中藥。現在的阮秀梅,常常會被大家說“福大、命大”,但她總說,我是遇上了一個好大夫。
  和鄰居聊天間,阮秀梅遠遠看到一輛車,她連忙站起來,急步迎上去,“來啦來啦,魏醫生來啦!”阮秀梅說的魏醫生,是魏如慶。他跟阮秀梅約好,5月25日要進行隨訪。看到魏如慶下車,阮秀梅趕忙拉著他的手,“恁熱的天兒,打個電話都中,還專門跑一趟,趕緊回家歇歇。”阮秀梅的步伐又大又塊,聲音很渾厚,根本不像71歲的年齡,更想象不到她曾經是一位再障患者。
  一進家門,阮秀梅鑽進廚房,單手拎著一箱飲料就出來了,“喝點飲料解解渴。”看著阮秀梅拎著飲料過來,記者試圖從她手中接過來箱子,但沒想到居然沒拎起來。“你們年輕人沒勁兒,這有三四十斤呢。”阮秀梅笑著,臉上的皺紋擠成一朵花。
  還沒等魏如慶開口,阮秀梅就大聲說,“前幾天俺孩兒剛帶我在縣裡檢查完身體,醫生說可好了,啥事都沒有。魏醫生,我這病在你那治好都28年了,現在可少害病啊。周圍的老頭老太太還就數我身體好。”阮秀梅的這番話,魏如慶每次回訪都能聽一遍。
  現在,阮秀梅一個人在家,兒子兒媳在外上班,孫女的學校離家近,照顧孫女的任務就落在她身上了。“如今身體可好,每天有使不完的勁兒,我守著家,孩子回來也方便。人老了,就這過得都可得勁!”阮秀梅拉著魏如慶的手,似乎有說不完的話。
  偷聽來的救命藥方
  5月26日早上八點,在周口魏氏醫院,魏如慶例行查房。剛進病房,魏如慶就被一位患者拉著不讓走。“魏醫生,我這兩天感覺跟以前沒生病時一樣,但我不准備出院,我再在這住一個月,你說中不?”說話的人叫王高峰,黑黑的膚色,看上去身體很壯實。誰也不會想到,5個月前,他是被親戚抬著來魏氏醫院的。
  王高峰是周口市扶溝縣崔橋鎮的一位農民,說話乾脆,嗓門略顯沙啞,2013年4月以前,他是一名貨車司機,在周口周邊給別人送貨,是遠近有名的熱心腸。但是從2013年4月開始,他覺得自己總是力不從心,以前裝貨時從不覺得累,但慢慢的,每次裝貨都得歇會兒,後來為不耽誤送貨時間,他專門請一個朋友幫忙。
  以為缺乏休息,王高峰並沒有把身體的變化當成事,但情況越來越糟。腿就跟灌鉛似的,走路沒勁兒,一步三喘。不得已,他找到熟人,在扶溝縣人民醫院做了檢查,抽血化驗結果出來,王高峰嚇一跳——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徵。這個病王高峰第一次聽說,熟人告訴他這是血液病的一種,通俗地說就是他的造血乾細胞生病了,影響造血功能,血液跟不上,整個身體可能會很快垮掉。
  王高峰不相信這樣的結果:弄錯了吧?家裡可沒這遺傳啊,自己體壯如牛,咋會出現這種病呢?去年四月中旬,王高峰來到鄭州一家醫院,他要進一步確診。奇跡沒有發生,在鄭州檢查的結果和老家一樣。而且當天,醫生就建議王高峰立即住院。在鄭州住院的日子,王高峰的情況乏善可陳。除了在醫院正常輸液吃藥,他每個月至少還要輸4次血。
  住院的前半年,王高峰還能偶爾回老家一趟,但是到2013年年底,他想走也走不動了。主治醫生告訴他,要想讓病情得到有效治療,除非做骨髓移植。王高峰心灰意冷,為治病,他已花去十幾萬的費用,而骨髓移植一是需要巨額費用,二是還需等待配型,即使手術成功,五年、十年以後的生活,不敢想……
  2013年12月20日,正在病床上發獃的王高峰聽到病友的主治醫生隨口說了一句,“你要真想用中藥治療,就到周口魏氏醫院去看看吧。”這句話一下子釘在了王高峰的腦海中:醫生都說中藥能治,那我先去試試。第二天,不顧醫生的反對,王高峰在家人的陪同下堅持出院,一路打聽,終於找到周口魏氏醫院,見到了魏如慶。“來到醫院時,我根本上不了樓,是家人把我抬上去的。”現在回憶起剛來醫院的情形,王高峰還唏噓不已。
  2013年12月29日,住進魏氏醫院的王高峰開始了中藥調理的日子。入院體檢,他的各項指標非常低,白細胞2.0×109/L,血紅蛋白50g/L,血小板25×109/L。住院一周,停止輸血的王高峰沒有感受到身體的不適,“沒想到可以不用輸血了,這點太讓我驚訝了。”真正讓王高峰驚訝的,是兩個月後的抽血檢查,他的血紅蛋白從50g/L居然增長到了101g/L,“儘管正常男性的血紅蛋白是120~160g/L,但當結果出來時,我已經覺得是奇跡了。”王高峰清楚地記得,在鄭州住院時,醫生告訴他,如果不輸血,他的血紅蛋白根本不可能增長。
  看到希望的王高峰認定了魏如慶,他相信自己在周口魏氏醫院一定能康復。本來在這裡照顧他的妻子被他“攆”出去打工了,“我自己在這好好的,能吃能喝還能活動,根本不需要人來照顧我。”如今,住院5個月的王高峰要將鞏固期延長,“我得等到徹底好了再離開,回家後繼續開貨車。”
  離開病房時,王高峰忽然叫住記者,“不管別人咋說,魏醫生的中藥確實治住了我的病,我可希望有更多的病友知道他,來這裡看看。”眼前壯實的王高峰,說完這句話,居然抹起了眼淚,“俺知道,那得病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從救命到救“藥方”
  希望更多的血液病患者能瞭解到魏如慶的中藥,除了王高峰,也是不少曾在周口魏氏醫院治療過患者的心聲,在鄭州圃田做冷飲批發的岳繼紅也不例外。岳繼紅是開封蘭考人,今年44歲。現在每天忙著給幾百家大大小小冷飲店供貨的他,根本想象不到28年前竟被診斷為骨髓異常綜合徵。
  1986年,讀高中的岳繼紅感覺渾身沒勁,從家到學校的十幾里路程,原本騎自行車來回非常輕鬆,後來越來越吃力。有天回家,岳繼紅的母親看他臉色蒼白,問他是不是不舒服。岳繼紅說身上一點勁兒都沒有。敏感的母親立即叫來岳繼紅的姐夫,讓他帶著岳繼紅去蘭考縣中醫院檢查身體。
  等結果出來,給岳繼紅診斷的老中醫說是骨髓異常綜合徵,如不有效治療,可能會轉化為白血病。岳繼紅和姐夫當時就蒙了,在他們看來,白血病就等於絕症。回家的路上,兩人誰都沒有力氣騎自行車了,推著車走了好久。
  第二天,岳繼紅的父母就帶著他趕到河南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進一步確診。就在等待結果的時候,在醫院大門口,岳繼紅的父母遇到一位鄲城老鄉,他帶兒子在鄭州檢查。他兒子所患疾病與岳繼紅一樣,都是骨髓異常綜合徵。他並沒有在醫學院給兒子看病,而是選擇了中醫。當瞭解到小孩兒中醫治療後血常規的各項指標在上升時,岳繼紅父母當時就決定帶著他去找這個老中醫。“化驗結果明天再取,我們現在就去,反正是治病,在哪都一樣。”岳繼紅說,當時父母很堅決,帶著他就走了。
  他們去找的中醫,就是魏如慶,那段時間,魏如慶應邀在鄭州一家醫院坐診。當天,岳繼紅在魏如慶坐診的醫院住下。“每天喝中藥,一天三次。”岳繼紅說,一周後他出院,並帶回大量的中藥,開始在家服用。從1986年到1988年兩年時間,岳繼紅一直堅持服用魏如慶所開中藥。1988年年底,等他再去醫院檢查時,血紅蛋白從最初的60g/L上升到了130g/L,達到正常值。
  “全家都不敢相信我能恢復到正常水平,那兩年的日子真是煎熬,雖然家人積極為我治病,但是內心就像壓了一塊兒石頭。”岳繼紅說,雖然身體恢復了,但他仍然希望進一步鞏固,在魏如慶的幫助下,他又服用了5個月中藥調理身體。身體的恢復讓岳繼紅重燃生活的希望,1989年重新回到校園,並於1993年考上鄭州航院。5年前,他辭去穩定的工作,開始做冷飲批發。
  從生病到現在,岳繼紅一直和魏如慶保持著聯繫。2011年10月28日,由中華中醫葯學會科普部和河南省中醫葯學會主辦、北京中醫葯大學東直門醫院和周口市衛生局協辦的“中西醫結合治療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徵專題研討會”在周口魏氏醫院舉行。當天,岳繼紅和父親一起趕到周口,去拜訪了魏如慶。“既然這藥方能救命,就要保護、支持這藥方,還要讓更多的人知道。”岳繼紅說,兩年的中藥治療和五個月的身體調理,讓他像換了個人,這麼多年沒感冒過,“年年體檢,身體都好得很。”
  事實上,從2011年開始,魏如慶已經開始思考,找一個合適的途徑,將他治療血液病的藥方讓權威的機構來界定和保護。他能想到的途徑,是申請專利。對於專利,其中一種解讀是指受到專利法保護的發明創造,是受國家認可併在公開的基礎上進行法律保護的專有技術。
  “如果我的治療方案能申請到專利,得到國家法律的保護,能給醫院帶來新的發展機遇,也許能幫到更多的人。”談到申請專利的初衷,魏如慶這樣說。
  從零到三的專利收穫
  2011年7月28日,通過鄭州大通專利商標代理有限公司,魏如慶將他“治療再生障礙性貧血的中成藥”作為第一個要申請的專利,開始了專利之路。
  申請專利有兩個途徑,一是申請人自己申請(將申請文件遞交專利局或地方代辦處,並繳納相關費用);二是委托專利代理機構申請。對於沒有申請經驗的人,一般會委托專業的代理機構,以避免由於自身對相關法律知識或相關程序瞭解不足而導致授權率降低或保護範圍不當。魏如慶就選擇了後者,雖然知道有專利這一說,但是具體需要什麼樣的材料、程序,他畢竟是個門外漢。
  受理之前,魏如慶準備了23頁的說明材料,其中在說明書摘要中,他寫道:“本發明公開了一種治療再生障礙性貧血的中成藥,該中成藥主要由原料熟地、玄參、麥冬、茜草等組成。本發明治療再生障礙性貧血的中成藥原料組方成分相對較少,搭配科學,無毒副作用,對於急慢性再生障礙性貧血的治療具有顯著療效。本發明中成藥治療再障有效率達90%以上,治愈率達80%以上。本發明中成藥在治療再生障礙性貧血方面具有較好的臨床療效,也具有較好的臨床用藥安全性,且不用做骨髓移植,治療費用低。”
  這短短的申請專利說明書摘要,魏如慶整整寫了一個月。“把我四十年的研究集中在這幾句話上,每個字都要好好想想。”
  2012年12月19日,國家知識產權局批准了魏如慶的“治療再生障礙性貧血中成藥”的專利申請。這成為魏如慶在治療血液病方面的第一個專利。而這項專利,填補了國內在中成藥治療再生障礙性貧血方面的空白。
  之後,2013年12月25日,魏如慶獲得“治療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的中藥組合物”發明專利;2014年4月16日,獲得“治療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的中成藥”發明專利。
  而除了這三個發明專利,讓魏如慶欣慰的還有2013年獲得一項證書。2013年3月28日,河南省科學技術廳將魏如慶的“中西醫結合治療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徵難治性貧血臨床研究應用”確認為河南省科學技術成果。將中醫療法確認為科技成果,開創我省先河。“專利和成果再多,都比不上患者病情好轉帶給我的喜悅。”魏如慶說。
  鏈接語
  藥材好,藥才好。對於這句話,魏如慶有最深切的體會。在周口魏氏醫院,患者對醫院藥材的“迷信”不亞於藥方。請繼續關註調查報道《一個老中醫的經方奇緣》。
  溫馨小貼士>
  咨詢周口魏氏醫院治療血液病相關問題可撥打24小時電話:0394—8586048,13523699481  (原標題:患者受惠,神奇藥方從幕後走到台前)
創作者介紹

犀利

fm14fmaw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